我不知道要叫什么但我不得不叫什么

看见这个就坐不住了。
安利少天啊啊啊啊啊
全世界最好的少天!!!
在最好的年岁遇到最好的人。
就像暖阳映雪。
我hdufjfjcjjfjjfjiwisjjxioaoiajsjqokkcoo根本无法用言语去表达我的爱啊!!!

这就是个凑数的投稿。在二道白河临时写的,要上长白山了激动的拿不住笔

       这是很多年前的事了,那时我还是个小孩子,第一次回是因为迁坟。我家祖上是福建的,听说那里连年大雨,到了我爷爷这辈受不了无休止的大雨,便举家北迁,定居在了杭州,一辈子安安稳稳。那时福建应政府城乡一体化,要把祖坟移平,将先人的遗骨安放进公墓,事关重大,从未回过老家的我随家人一同回了老家。
      毕竟我是小孩子,闲不住,东跑跑西窜窜,离开了喧闹的人群。我是在一间简陋的屋子看到那个大哥哥的,他长的很好看,在安安静静的看书,他发现了我,却并没有把我哄走,任由我在门口盯着他看,我很好奇他为什么不去上学,难道是因为这种家族性大事特意请假陪家长来的吗?我看他没有讨厌我的意思,便壮着胆子问他:“你看的是什么书呀?”他头也不抬“朋友的日记。”噫,居然偷看朋友的日记,还敢说出来,我很不屑这种行为。
      大人们虚情假意唏嘘过去的事情,不忘提起那个大哥哥“年纪轻轻的就来看大门,不求上进,这能有什么出路?!”“还说呢,肯定是一个好吃懒做的主,以后啊,连对象都讨不到!”“瞧他长的那小白脸的样,准是个卖屁股的”不明白这些大人和那个小哥哥什么仇什么怨,这样踩乎他,可能是以此来衬托自己生命的伟大,灵魂的高洁吧。
       但是我清楚的记得我离开时他向着坟茔的方向说的话
       “没能护他生时天真,便护他死后安宁”
        我不知道那个小哥哥现在是否还在守护着那个人,我只记得逆光中的他,平和又从容。
     

能看到这儿已经很不容易了。就这样吧,第一次写文,OOC严重,一个老透明尽力了。

#哪位太太#

他姓张,我心疮。他姓吴,我心芜。他姓王,我心亡。他姓解,我心裂。他姓齐,我心罹。他姓潘,我心翻。她姓霍,我心豁。她姓陈,我心沉。




手癌点错了好几回

我大概是唯一一个用眼线笔给烦烦写应援的迷妹

少天的神礼物

少天生日快乐!  生日没啥好送的,也不弄那些有的没的,把自己洗白白送到你床上!

瞎写

#哪位太太#

他姓张,我心疮。他姓吴,我心芜。他姓王,我心亡。他姓解,我心裂。他姓齐,我心罹。他姓潘,我心翻。她姓霍,我心豁。她姓陈,我心沉。

       这是很多年前的事了,那时我还是个小孩子,第一次回是因为迁坟。我家祖上是福建的,听说那里连年大雨,到了我爷爷这辈受不了无休止的大雨,便举家北迁,定居在了杭州,一辈子安安稳稳。那时福建应政府城乡一体化,要把祖坟移平,将先人的遗骨安放进公墓,事关重大,从未回过老家的我随家人一同回了老家。
      毕竟我是小孩子,闲不住,东跑跑西窜窜,离开了喧闹的人群。我是在一间简陋的屋子看到那个大哥哥的,他长的很好看,在安安静静的看书,他发现了我,却并没有把我哄走,任由我在门口盯着他看,我很好奇他为什么不去上学,难道是因为这种家族性大事特意请假陪家长来的吗?我看他没有讨厌我的意思,便壮着胆子问他:“你看的是什么书呀?”他头也不抬“朋友的日记。”噫,居然偷看朋友的日记,还敢说出来,我很不屑这种行为。
      大人们虚情假意唏嘘过去的事情,不忘提起那个大哥哥“年纪轻轻的就来看大门,不求上进,这能有什么出路?!”“还说呢,肯定是一个好吃懒做的主,以后啊,连对象都讨不到!”“瞧他长的那小白脸的样,准是个卖屁股的”不明白这些大人和那个小哥哥什么仇什么怨,这样踩乎他,可能是以此来衬托自己生命的伟大,灵魂的高洁吧。
       但是我清楚的记得我离开时他向着坟茔的方向说的话
       “没能护他生时天真,便护他死后安宁”
        我不知道那个小哥哥现在是否还在守护着那个人,我只记得逆光中的他,平和又从容。
     


就这样吧,第一次写文,OOC严重,一个老透明尽力了。

烟笼寒水月笼沙,
江澄抱狗看莲花。
WIFI不知单身恨,
蓝二哥哥倒着啪。

#盗墓笔记#   #哪位太太#

他姓张,我心疮。他姓吴,我心芜。他姓王,我心亡。他姓解,我心裂。他姓齐,我心罹。他姓潘,我心翻。她姓霍,我心豁。她姓陈,我心沉。